APP   无障碍      |  

洞天奇观-白云山九莲洞

2021-12-16  来源: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字体:    打印 分享至:

起伏的山峦遍布全境,地质奇观遍布,

俨然一座立体的地质公园。

这里有拔地而起的 40 里长嵯雄峙天地间、

冰山梁大石嶙峋、海陀山云雾缭绕、

“关外第一泉”寒谷温泉四季水汽氤氲,

白河、黑河如叶脉般贯穿全境,

最终汇入密云水库,成为北京重要的水源地。

今天带大家了解一下

赤城县洞天奇观--白云山九莲洞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346.jpg


白云生处


    我说,那山叫白云山。


昨夜,我们一起打开百度的电子地图,鼠标随意就奔离了赤城,游走过样田。寻寻觅觅,连个最小的脚印都没有留下。当车轮咻咻地穿越这一路迤逦的翠绿屏障,那幻想里白云生处的白云山,精致小巧的像是可以放在盆景里赏玩。

我们在地图上找不到的地方,它却在这里。像是我们站在彼此的岁月之外,很多年,我找不到你,可是,原本,你一直都在。

白云生处有人家。山脚下绿浪翻卷里两三处红瓴小屋,象是乘风而起的红帆船,浮漾在斜阳脉脉浅金色的流光里。

倚着朱红的回廊,头顶是高高挂起的大红洋纱宫灯,与扑面而来的青山默然对坐。在这个手机没有信号的地方,心思似可随意得了无牵挂,我看青山多妩媚,料青山看我应如是。

如果世事无扰,此刻心事可以入禅,把自己的终老托付这青山流云多么好,你可以与山对酌,四下里野花流漫绽开,会不会醉倒?漫吟着:我醉欲眠君且去,明朝有意抱琴来的,是山?抑或是你?我就会抱一捆粗柴为你烹一箪新摘的茴茴菜,新炊的黄梁不要等到梦里才熟,你是要餐这满山的翠微呢?还是我这人间烟火的箪食瓢饮?

当炊烟的青灰袅袅尘落肤发,红过的樱桃绿过的芭蕉,就如此老去,尘世间安心相守的流光。是我唇际的笑纹透露了内心的秘密吗?转头之间,看到成群成匹的白云,被风细软悠长的皮鞭所驱赶,在半空悠悠打了一个忽哨,向着群山环抱那边的豁口,流过去了。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350.jpg


九莲洞

想象着你背书的过程: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想着我唱着歌谣时的旧时:没有人能够告诉我,山里面有没有住着神仙……

马大爷的传说,比溶洞里的钟乳石更古老。

神仙和我们一样,庙宇是他们的道场,其实就是他们的家。

他们的家倚山修建。三佛殿里的释迦,干脆就带着弟子占据了口处最宽敞

的溶洞。

连同环待两侧的药师佛和阿弥陀佛,他们的莲花座下,深不可测的纵状深洞

内,据说,锁着九条做恶的蛟龙。

他们头顶鬼斧神工的大鹏金翅鸟,论辈份应该是佛祖的舅舅,以龙为食。难

为它饿着肚子亿万斯年苦守于斯。

马大爷说玉皇殿落成挂匾之日,空无一人的殿堂里时有磐声传出,不可考。

我愿意相信天庭仙界,喜意盈门庆贺他们凡间新居的落成。

钟鸣鼎食,世间果真难觅不食人间烟火的居处了?

溶洞最远处据说可连通到百余里外的朝阳观,那里,曾是全真教丘处机传教的居处。这里的佛道同修,看起来与全真教教义似有渊源。这里旧时幸存的佛象据专家考证来自南北朝。这在佛教与道教并盛的当时之世,也不鲜见了。

探讨过九乡喀特斯地貌的溶洞奇观,即便是步步生莲,这九莲洞也在视觉间太过袖珍了些。

沿着曲似九转回肠的溶洞攀爬行走,洞壁狭隘逼仄,时见如古生物肋骨样的化石,几疑行走在恐龙的腹腔。

孙悟空钻进铁扇公主的肚子里,想来是不害怕的,我有些害怕,如果我有这样的特异功能,我会选择居住到你心里去,每天醒来,用手轻轻抚摸,你心里最柔软的位置,镌刻着我姓氏的地方。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354.jpg

钟乳石

据说,我家乡的这个地方,在远古的时候,是一片汪洋的海。

沧海桑田的来历,便是如此了。

山无棱,天地合,难敢与君决。怪不得生死契阔离乱承合终不能免,山盟水誓都是有尽头的。

我们的生命太短暂,短暂到我们触摸不到永恒,触摸不到的东西,我们便让它们在美好的幻觉里存在,以为那就是地久天长了。

苏东坡说,真正永恒的,只有这山间的清风,江上的明月罢了。

可是总有一些什么,在不为人知的地方,独自,长久的,用超越时空的生命力生长。他们不老去。庄子的樗树,以八千年春,八千年为秋,但是,无论多久。树的生命也是有尽头的。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402.jpg

而钟乳石没有。

它们几万年,水滴成石,只能生长到头发丝儿那么一丁点,但是只要它存在,就不会停止生长漫长的生长,一滴一滴,如泣如诉的生长。如恋如慕的生长,终于。石头的生命,开出花来。依然,生长。老人说,钟乳石是有年轮的,把它横向剖开,在沁凉的石掌面中心,几百万几千万个同心圆波纹一样泛开,岁月晨昏风情雨意,点点滴滴,悉数记录在案。

这些温柔的曲线,不是年轮,是岁月凝华后的皱纹。这一切,需要怎样堪破世事的耐心呢?

或许你会说,石头是没有心的!

是的,石头是没有心的,就象我们在那个秋凉的夜晚的相遇,世间万事,原来,都是无心的。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406.jpg

夜宿

人散后,一弯新月天如水。

我总是要掉书袋,此时,想起丰子恺的漫画留白处:这随意的舒体,象是月华处弥漫的轻墨。

篝火的余烬尚有余温,烟花的流丽光晕早已瞬间消失了锐利的光芒,音响被按下了OFF键,同行的朋友拉住我说:你听!

那是斑鸠的吟声,在纱白色的月光下,带着金属的质地,声一声,敲上心来。

明明是响自身边的灌木丛,同伴正欲蹑了足声去寻,不料转一个身,音源却又启自远处的山林。只怕是返音入深林却又复鸣于青苔上了。

月色生凉,山影黑黪黪的,象是无数山峭树怪盘踞其间,无数片树叶拍着巴掌合声轻歌。同一首歌。习惯守着月夜,想你,思念,倏忽轻盈得薄如蝉翼,逐月华,流照你眠去的窗台。

微信图片_20211216095411.jpg

我枕着窗外割不断的长风的清啸睡去了,风声象是一匹皂色流彩华丽的丝绸,连绵不绝在天空里舒展开来,直铺到这个夜晚的尽头。

梦是一床太短的被,无论如何都盖不完满。

我的思念没有脚趾,它是山深处的鸟鸣,一粒一粒,无处落足,似远似近,无迹可寻,总是沾满夜色里簌簌如诉的风声。


扫一扫分享到手机端

温馨提示

欢迎您使用本网站互动功能!本网站互动用户已实现与河北政务服务网统一登录,如上图所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打开河北政务服务网完成注册。如果您已完成注册,请点击[登录],从河北政务服务网登录后可自动返回到本网站互动版块,然后您就可以写信提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