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无障碍      |  

司敬雪笔下的独石口长城

2022-07-13  来源: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字体:    打印 分享至:

独石口长城

               司敬雪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445.jpg


独石口镇如今默默地斜卧在青龙河与白龙河之间,闲看云卷云舒、花开花落,安安静静宛若贞淑的处子。如果不是那几处浸染着历史风云的残垣断壁,它与普通的村落根本没有什么差异。可是,八百年前,这里却金戈铁马、刀光剑影,是明朝北疆的军事重镇。独石口距京两百公里,守住它,北京城高枕无忧,丢失它,则北京城危在旦夕矣。《宣化府志》说它占据“北路绝塞之地,三面孤悬,九边之中尤称冲要,乃上谷之咽喉,神京之右臂”。往昔的峥嵘豪气与今朝的淡然平和叠印在同一片土地上,形同天壤,历史的沧桑真的不是普通人所可以随便揣测的。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14.jpg

独石口的历史说来悠久。据传,远古时期泥河湾人曾经在这里出没,上古时期蚩尤部落曾经在这里盘踞。春秋战国时期独石口归属燕地,秦统一中国后,划属上谷郡。有关它的书面记载最早见于著名地理学家郦道元的《水经注》,其中云:村南有一块巨型独石,“其周围百余步,高二丈余,与园中假山相似。”独石口即因此而得名。当时独石口属北魏御夷镇。北魏为鲜卑族拓跋氏所建, 他们以正统自居,称南面的汉族为夷蛮,故而改称独石口一带为御夷镇,意思是抵御夷蛮的前沿重镇。隋唐时独石口属涿郡、龙门;五代后改属望云县,先后为辽、金、元所辖制。1271年元世祖忽必烈挥师南下入主中原,定都在大都北京。此后百余年,每至夏天皇亲国戚都要离开大都回上都开平消暑。往返之间有东、西、中三条线路可以选择。东路绕行顺义、密云、古北口、滦平、丰宁、围场。西路绕行昌平、延庆、怀来、宣化、张家口、万全、张北。最近的当然也是最终选择——中路望云古道,直穿昌平、延庆、怀来、赤城、云州、独石口、沽源。这个时期独石口成了标准的内地,烟消云散一派升平景象,整日迎来送往皇子王孙、商贾骚客。我有时候在想,一部中国史,其实就是各民族不断融合的历史。上古时期,炎帝、黄帝、蚩尤三族融合,造就中华民族雏形。魏晋、隋唐时期是中华民族又一次大融合, 元明清时期是中华民族第三次大融合,目前中华民族正经历着又一次大融合。以民族的大融合来谋求整个族群的认同和每个族群分子的福祉,是中华民族的卓越智慧。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20.jpg

元朝时期是蒙古族主导的一次民族融合,在那样一个背景下,独石口洗淡了军事风尘,成为草原地区与中原地区商业交往、文化交流的重要枢纽。那一百余年里,蒙汉之间加深了互相了解。只是蒙古族没有像后来的满族那样融合得更加彻底。1368年明朝崛起于南京,元朝皇帝率军匆匆退回草原。他们背靠阴山,在京北一带与明朝展开拉锯战,独石口再次成为军事要冲。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24.jpg

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后,多次亲率大军北征,凯歌频传,曾把边境线北推至开平一带,并设置开平卫进行辖制。但是,蒙古部落元气固存,始终不肯臣服。1424年,65岁的朱棣第五次北征,途中曾驻跸独石口检阅五军,并亲制《平戎曲》鼓舞士气。独石口作为联结坝上草原与京北山地的咽喉要冲,其军事价值突显。蒙古军闻讯撤入大漠深处,朱棣追之不及班师回朝。途中朱棣病逝于榆木川,蒙古大将阿鲁台乘几率军南下追杀,攻陷兴和卫。明朝最北端的重镇开平卫失去最后援手四面受敌,只好于1430年弃地300里,南迁至独石口。这时独石口成了两军对垒最前沿,它外拒蒙军,内卫北京,是首都第一屏障,不可有丝毫闪失。为了增强军备,阳武侯薛禄上书朝廷修筑独石口城垣。独石城很快修讫,全城周长6里多,建4个城楼、4个角楼、1个敌楼,设三个城门,东曰“常胜”,西曰“常宁”,南曰“永安”,城内可屯军6000人。整座城垣雄伟挺拔,与嘉峪口、张家口、喜峰口合称长城四大关口。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28.jpg

尽管城墙高筑、重兵把守,独石口还是出现过一次重大险情。1449年,年仅22岁的明英宗率军北征,撤退时被瓦剌军队穷追不舍。英宗退至独石口南的土木堡。瓦剌集中兵力攻打独石口、马营堡。明朝将士们血战不敌,城门被攻破。瓦剌血洗两城,然后率军南下团团围住土木堡诈和,并趁明军撤退之际突然发动攻势,明军大败,英宗被俘,史称“土木之变”。这场战争中,独石口守将杨俊弃城出逃,千户田坤战死,其女率兵浴血抗战,最后寡不敌众,纵身跳崖殉国。后人为纪念这位巾帼英雄,将此崖命为舍身崖。虽然一阵慌乱之后明朝最终收稳阵脚,顶住了瓦剌的强悍攻势;但是国力受到严重削弱,在此后与瓦剌的较量中长期处于被动的局面。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31.jpg

1644年,清朝代明。1734年,雍正设独石口理事厅,与张家口厅、多伦诺尔厅成鼎足之势,辖察哈尔东翼4旗,并口内延庆、赤城、怀来、龙门四县。作为同样的马背上的民族,满清与蒙古族之间少了很多紧张,两百年间独石口的硝烟便比较稀薄。全城居民发展至三千多户,店铺林立,庙宇森然,一派繁华鼎盛景象。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后,独石口理事厅改为独石县,不久迁至沽源小河子,昔日重镇便逐渐安静下来。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34.jpg

前些天我们从怀来驱车一路奔波来到独石口。时间在下午三点多,天空飘着乌云,时而有细细的雨丝洒落脸上。路经独石口镇,遥遥看见镇前有一巨大牌楼,蓝地金字大书“镇朔”二字。车子没有停下,而是一路前行绕过马厂村,往北走一段盘山路停在山腰上。我们下车,徒步登上山顶,独石口长城便展现在大家眼前。我登过北京八达岭长城,那里的长城经过重新修缮,严整而壮观。可能是城墙太新艳了,站在那里,我没有多少历史感。而站在独石口附近这座说不上雄伟的无名山上,望着说不上雄伟的边墙,我心头却涌起一片苍茫。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38.jpg

独石口一带的长城最早建于春秋战国时期。那个时候,诸侯之间你争我抢无休无止。为了防止邻国突然袭击,各国开始修筑长城。据说,最早修筑长城的是南方的楚国。《左传》载,公元前656年齐桓公欲用武力征服楚国,楚国使臣屈完说,“君若以德绥诸侯,谁敢不服?君若以力,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之!”方城指楚国在今河南南阳一带所修筑的城墙,绵延数百里,这应该是最早的长城。修长城最多、保存最完整的却在北方,燕、赵、齐、秦都修过。独石口属燕长城。《史记·匈奴传》载,“燕亦筑长城,自造阳,至襄平”。造阳、襄平是古地名,造阳在独石口北坝头一带,襄平即现在的辽宁沈阳。当时的燕国疆土辽阔,它沿着自己的北疆修了数千里的长城,工程可谓浩大。独石口一带是它的西起点。秦统一中国后,将北方各国长城连结一体,修成西起临洮东至辽东的万里长城,其中也包括独石口长城。北魏拓拔氏属游牧民族,定都平城后也喜欢修长城,而且修了南北两道边墙,独石口长城属于北边墙。这些长城先后都倒塌了,如今看到的长城是明代在北魏长城的基础上重新修缮而成的。明代至今又历八百年风雨,明长城大部分也已经委顿成一脉乱石,土夯的部分甚至彻底消失了踪影。独石口长城高立群山之间,由麻石片叠砌而起,是保存比较完好的地段。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41.jpg

我们到达的这座山顶靠近长城有一座烽火台,已经坍塌成一堆两三米高的土石混合体,只是它的东面还可以清楚看出石砌墙体的结构。有资料说,此烽火台南面东南方向原来还有四个小的烽火台,现场看起来几乎很难发现踪影,仔细辨认,似乎隐约有一些遗迹。这段长城虽然相对完好,但也有不少地方出现坍塌,烽火台斜对的墙体就塌出一个四五米长的豁口,两丛野树透过豁口频频随风致意。我站在坍塌的烽火台墩上,望着东西绵延不尽的长城,仿佛回到三千年前,回到春秋战国时期。对于那些守护长城的普通士兵来说,他们远离父母、妻子,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戌守边防,难说遭了多少罪,流了多少泪。同样是人类,同样有父母、妻子,为什么要刀兵相向?为什么要血流成河?难道人类的智商从来就是这样低下,找不出一个可以让不同的民族、不同的国家和谐相处的方法?一想这个问题我就感到十分绝望。历史发现到今天,虽然我们的宇宙探测器飞入太空,但是我们的智商似乎没有太大变化,人类还是动不动就刀兵相向,鲜血迸流。人啊,何时才可以觉醒,何时才可以永远放下手中武器,永远享受和平的安宁生活?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44.jpg

有人曾经以长城来诟病中华民族,说长城体现出其由来已久的闭关自守的陈旧意识,是近代中国落后挨打的根本原因。我也曾经深以为然。其实冷静细想,这个说法并不可靠。世界上有几个国家能够拥有中国这样众多的国民、辽阔的疆土?如果拥有这样众多的国民、辽阔疆土的国家还算因循守旧,世界上有几个国家不是因循守旧的呢?确实,近一百多年,我们的民族生命力处于间歇期,又正值欧美现代化力量爆发,交往中曾经长期处于劣势。但是,放宽视野,六千年的发展史,我们的民族不知遭遇了几多困境,而近代一百年,不过是又一个困难期而已。如今我们已经告别积贫积弱年代,现在正在爬坡,爬坡很沉重,稍有不慎甚至会跌入深谷。但是,爬坡毕竟是一种希望,爬过去,我们的民族就会迎来又一次伟大复兴。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50.jpg

望着长城,我觉得它并不是简单的防御工事,它背后所映射出的也并非恐惧心理,并非闭关锁国心理。如果硬要从它身上发掘中华民族的民族性的话,那就是和平主义精神。当两个民族之间过于隔膜,一时间难以沟通的时候,中华民族选择保持距离。一道长城,让南北两个民族,甚至多个民族拉开一点距离互相打量,互相探询,直到借助时间消除隔阂,达成相互理解与信任。我以为这种和平主义交往方式要远远比以自己所谓文明强加于其他民族的做法好出不知多少倍。

微信图片_20220713093553.jpg

天色向晚,我们告别独石口长城,赶往汤泉。随着车体颠簸我在想,“长城永不倒”,其实只不过是一句歌词,长城怎么会永不倒呢?长城当然会倒,甚至会消失得无影无踪。但是不倒的是信念,是希望。只要人类存在,就会有对和平的信念,对美好生活的希望。

扫一扫分享到手机端

温馨提示

欢迎您使用本网站互动功能!本网站互动用户已实现与河北政务服务网统一登录,如上图所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打开河北政务服务网完成注册。如果您已完成注册,请点击[登录],从河北政务服务网登录后可自动返回到本网站互动版块,然后您就可以写信提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