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无障碍      |  

探秘 | 赤城境内的长城究竟是何人何时修筑的?

2021-11-26  来源: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字体:    打印 分享至:

微信图片_20211126095124.jpg

赤城境内有多道长城,这些长城或建筑于战国,或建筑于北魏,或建筑于唐开元年间,但多数建筑于明代,俗称“万里长城”。

明代长城,分“内长城”和“外长城”。内外长城,皆东起山海关,至八达岭后,一条向北延伸,经北京市延庆县的四海冶、白河堡进入赤城县境,向西绵延至嘉峪关,号称“万里”,是为“外长城”;另一条向西南延伸,称为“内长城”。

横跨赤城县境内的明“万里长城”为何人何时所筑?修筑“万里长城”的目的和意义是什么?


“外长城”的修筑

外长城修筑于不同时期,非一帝所为。明朝历十四帝共276年,历任皇帝不惜耗费资财,加修长城。那么明王朝为什么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修筑万里长城呢?

北元的威胁

明太祖朱元璋推翻了元朝在中原的统治,元顺帝逃到漠北,朱元璋称其为“北元”。顺帝死后,其子爱猷识理达腊继位,朱元璋本希望爱猷识理达腊与大明修好,结束敌对状态,结果令朱元璋大失所望。为此,朱元璋决心不惜一切代价,消灭北元势力,经过多年的角逐,到洪武十年,北元势力不但没有被彻底消灭,而且势力依然还十分强大——其辖域面积广阔,东起高丽,沿蒙古高原南缘,一直至中亚,广阔的疆域尽属北元所有。北元人善骑善射,可聚可散,出没于大漠草原,对明王朝构成了潜在的威胁

在事实面前,朱元璋被迫承认了北元势力存在的事实,主动提出了“君主沙漠,朕主中原”、“分而自治,各安其所”的政治主张,但未得到虏人的积极回应。北元势力不置可否的态度,令朱元璋十分恼火,但也没有行之有效的办法应对。北元势力的存在,成为朱元璋的一块心病,不但威胁到他的江山的稳固,而且对他的子孙构成了威胁,是潜在的隐患。朱元璋决心在他有生之年,把防御北元势力入侵的问题解决好。

远斥堠,谨烽燧,附城垒

在参考大臣奏议的基础上,朱元璋提出了“设险以守其国,封王以镇其边”的战略防御思想,并付诸实施。他在万里防线上,设置军镇,封自己的儿子为藩王,驻镇戍塞,号称“九塞王”。他又根据刘基的建议,沿边设“八大边地都司”,每都司设立军事指挥组织,统以重兵,管辖一方军政事务,形成一个强有力的军事单位,这就是后来的九边重镇”。为应对北元势力的南侵,全国兵力的一半,都驻守在九边重镇。朱元璋还采纳了华云龙的建议:“自永平、蓟州、密云迤西二千余里、关隘百二十余处,皆置戍守。”于洪武初年开始,“远斥堠,谨烽燧,附城垒”,即投入人力、物力,开始修筑塞垣、关隘、壕堑和烽堠,使诸王镇戍的各边陲重镇,声势联络,形成相对完备的防御体系。

明代的长城,从洪武三年(公元1370年),朱元璋派大将军徐达修筑八达岭、居庸关的长城开始,到万历末年止,历时二百多年,不断有人在组织修筑、完擅长城的建设,其中较大的修筑行动,有成化七年余子俊筑延绥边墙;三边总制杨一清增筑陕西各镇边墙;总督翟鹏督修宣、大边墙;兵部侍郎翁万达增筑宣、大东段边墙;巡抚苏祐筑内三边及辽东边墙;戚继光、谭伦扩建蓟镇边墙等。

最终形成了东起山海关、西至嘉峪关的万里长城

微信图片_20211126095138.jpg




“内长城”的修筑

内长城全长1600多公里,起自山西省忻州市偏关县偏头关的老营堡(内外长城交汇处),自西向东,经朔州、忻州,向东南转过朔州市平鲁区,再经神池县、宁武县(有宁武关)等地至灵丘县(有平型关) 牛帮口,分两路向东、向南延伸。

东路进入河北省的阜平县、涞源县、易县、涞水县涿鹿县、转入北京市门头沟区、又折回怀来县,向东经八达岭、居庸关,与延庆县的四海冶外长城交汇。

南路自牛帮口向南沿着河北、山西两省交界的太行山,经娘子关、固关,至山西省长治市黎城县东阳关结束。

修筑内长城的目的

修筑外长城的目的,是全线防御蒙古人的“点段式”入侵,而增筑内长城的目的,是保卫北京的安全

如若虏人一俟突破外长城的防御,将会长驱直入北京,北京也就危在旦夕。有大臣上书建议,在京、冀、晋三地,通往华北平原的险关、要隘处,增筑长城,并使之联络起来,派兵戍守,以防不虞。因而形成了今天所看到的内长城。

内长城是第二道防线,险关、要隘比较多,著名的有:偏头关、宁武关、雁门关,称为“外三关”;居庸关、紫荆关、倒马关,称为“内三关”。

“外三关”由大同镇统辖,“内三关”归蓟镇统辖。蓟镇的边墙,起自山海关,止于居庸关,内长城延至“东阳关”。蓟镇所辖长城,均为砖石砌筑,其建筑形式和建筑质量精美绝伦,举世瞩目,的确堪称一绝

赤城长城的修筑

赤城以北本宣府上北路,“上北路乃上谷之咽喉,陵京之右臂,突出塞外,三面受敌,于九边中,尤称冲要”。境内的长城是外长城的重要一段儿,东起靖胡堡(白河堡) 的新宁墩,绕独石至龙关盘道墩,形成“∩”字形的拐弯,三面临敌,是维护京畿安全的藩篱屏障,防御意义十分突出,本该及早修筑,但三起三落,始终未能上马。正统元年,又有动议,再度被搁浅,直至百年后,嘉靖二十六年(公元1547年),由宣、大总督翁万达主持完成了这段儿外长城的修筑任务。

微信图片_20211126095143.jpg


嘉靖时期,俺答势力日炽,控弦数十万,危害边塞,时常自马营、独石入境,大兴劫掠,意在内地,威胁京师。有鉴于此,时任兵部侍郎的翁万达赴宣府督察军务,当看到赤城境内的防御状况后,于嘉靖二十五年,上奏《请城北路内塞疏》,动用国库帑银六十万两,修筑了大同西路和宣府东路的边墙。

其中,自大尖山起,经龙门、独石、龙门所至滴水崖之马道梁入永宁、四海冶,全长462里的边墙,数月即行告竣。明都督金事蔚县人尹耕在《两镇三关志》中,详细地记述了长城的修筑情况:“自西洋河镇西界台起,至龙门所灭狐墩止,不仅垒筑长城179里,同时建筑敌台、铺屋各719座、暗门60个、水口9个。”所需人力,有民有军,并有严格的进度要求:“民夫日以5寸计,军夫日以35寸计,防守军日以3寸计。”工程之浩大,施工之艰巨,确为惊世之举

翁万达完成了宣府北路长城的建筑,然而并没有止住俺答对北路的入侵,反而更盛,甚至多次入侵隆、永、怀地区,并窥视关内天寿山皇陵。翁万达再上《请会议内塞戍兵疏》。《疏》曰:“外边以捍北路,内险以捍京师”,“外边兼理堡塞,进可以逐北,退可以致入;内险专事提防,近以翼蔽隆永,远以系籍关南,缓急相资,战守并用。”

翁万达又于嘉靖二十八年(公元1549年),主持修筑了东起滴水崖大边,经后城上堡、滴水崖、明旺庄、雕鹗北山、康庄、上、下虎村、三岔口、玉泉堡、周村、前所至大尖山,与北筑之长城连而为一的内长城。内长城是在唐长城的旧址上修筑的,全长169里,属北路长城的一部分,谓之为内边(险)。此段长城,康庄以西为土筑,以东为石筑。清·储大文《独石长城形制》曰:“山上多以条石垒筑,平地则以土夯筑,个别地段砖砌。”

微信图片_20211126095148.jpg

万历初年至万历五年(公元1577年),方逢时代王崇古总督宣、大、山西军务,亲诣塞外,往复审量,上《为开缰呃要以重陵寝以卫孤悬事·宣府修墙) 疏,请求“自龙门所盘道墩以东至靖湖堡山梁一百余里,形势联络,若修凿,北可达独石,南可援南山,诚陵京一藩篱也”。

万历皇帝(事实上是辅首张居正)批准了方逢时的奏疏,方逢时遂与巡抚吴兑经营修筑了以龙门所镇红沙梁为主要隘口的南北长城。此段长城以红沙梁为起点,分别向西南、东北方向修筑。

南段经大坡墩、黑土洼、伙房、边墙梁,在庄户村与翁万达主持修筑的内塞长城相汇合;北段从红沙梁起,向东北经崔家沟、荨麻沟、小庄科,在白石鞍梁盘道墩与外长城汇合。全长约70里,设兵戍守,其中在红沙梁筑有瞭望墩和七座炮台,驻有戍守官军。

赤城长城的格局

到万历十一年,赤城境内共筑有四道长城——经独石拐“∩”弯的外长城;滴水崖至大尖山的“内边墙”;长安岭至六方台子的“内长城”;滴水崖经红沙岭至白石鞍梁的西南←→东北走向的长城。

四道长城的相继建成,在赤城境内形成了“庭院式”的防御格局。这种层层设防的格局,本应该是万无一失的,实际上并没有阻挡住虏人南侵的步伐。

嘉靖二十九年以后,俺答依然越过长城入侵赤城、隆、永一带,大量城堡被攻毁,百姓惨遭掳掠,其损失无法估量。是王崇古、方逢时努力促成蒙汉握手言和,于隆庆年间,明廷决定向蒙古人开关互市,蒙汉人民捐弃前嫌,友好相处,才换来了长城内外数十年的和平安宁生活。



扫一扫分享到手机端

温馨提示

欢迎您使用本网站互动功能!本网站互动用户已实现与河北政务服务网统一登录,如上图所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打开河北政务服务网完成注册。如果您已完成注册,请点击[登录],从河北政务服务网登录后可自动返回到本网站互动版块,然后您就可以写信提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