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P   无障碍      |  

元宵节,秧歌的记忆

2022-02-15  来源:文化广电和旅游局 字体:    打印 分享至: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757.jpg


文/明晓东

记忆中,自己刚记事的时候,村里开始玩秧歌。那应该是1978年以后的事。记得有一年正月十三这一天父亲领回一套崭新的戏服,自己动手做高跷。所谓戏服就是村里妇女用大花被面做的大氅和一个相公帽,还有一把扇子。我平生第一次见过高跷,也叫拐子,登高跷也叫登拐子,扭秧歌。后来这几天扭秧歌便成为我们孩子的娱乐中心,跟在高跷队后面走村串巷。这些在如今已是遥远的记忆,经常在意念里想,一片贫瘠却富足的黄土地上,一群五彩六色的人后面跟着一群土哄哄的孩子……在我和弟弟的眼中,父亲扭的秧歌便是标准,父亲的装扮是相公,一手执扇,一手把大敞舞的上下翻飞。高跷队里都是我们这群孩子的父亲,那时的高跷队里没有女的。平时熟识的面孔,装扮成与生活中截然不同的角色。扮相俊俏的小媳妇细看却是某某的父亲,画得滑稽的丑角又是另一个孩子的父亲。一个高跷队里呈现的是人间百态,看的也是世间百态。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11.jpg

一、人物

渔翁和丑婆是队里的核心人物。渔翁我们习惯称为老渔翁,老者的装束,戴着白胡子,手执鱼杆,作为领队。丑婆在队伍的最后,化得很丑,前额画三个火罐子印,耳朵上挂两个大红辣椒子,大红嘴唇是歪的,扭起来的动作是屁股用劲往后坐,人们也习惯叫老座子。然后是靓男俊女一对一对配搭,男的叫舞扇,女的叫蜡花(音),他们之间嬉戏交互,通过手中的扇子和大上下舞动,犹如两只互嬉的蝴蝶,有的老人说取梁山伯与祝英台化蝶之意。渔翁之后是看书先生,也有的叫算挂先生,我们老家是道教打扮,方巾长袍,手拿一本书。接下来的是打棒的,手拿两截木棒,有节奏地打击。有人认为这个角色表现的是樵夫的角色,后的高跷打棒是武松的装束。在队伍中有一些不按常规去排的人物,其中有醉鬼子,这个角色一般选舞技好的人,脖子上挂一酒壶,看似摇摇晃晃,却是章法不乱,穿插在队伍中间,起初高跷队打场子时全靠他横冲直撞,小孩子一般看到他都躲得远远的。不按常规走的还有傻小子和傻丫头,都是丑角扮相。一般高跷队十多人就可以,也可以几十人不等,人多了,都从舞扇、蜡花(音)上补充,其他角色都是固定的。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17.jpg

二、活动

我老家,秧歌从正月十三开始,到正月十六结束。村里有秧歌社专门组织,到正月十三人们到秧歌社领衣服,晚上拜庙踩街。拜庙就是高跷队先到三官庙去拜三官,我们叫拜三官爷。正月十三庙门开,在以前拜庙也不是随时可以去的。我没见过三官爷长得是什么样子,那个时候村里的庙都已拆了,盖成了学校。人们把以前三官庙的一块石刻立在一间小房里,对着石刻拜三官。我一直不明白三官是干什么的,老人们说是管一年平安顺利的,也有的说是管治腰腿疼的。后来听评书杨家将杨六郞镇守三关口,我曾一度以为三官爷就是杨六郎呢。中国道教诸神里解释三官即天官、 地官、水官,分别是天官赐福、地官赦罪、水官解厄。秧歌社拜庙是必定的程序,所有参与的人在正月十三这天晚上都要来拜庙,在三官爷前扭上一通。一边祈求一年平安,一边祈求秧歌队这几天平平安安,不出事故。据说拜了三官爷,登高跷摔不着。“正月十三庙门开,三官老爷正面排,保佑保佑多保佑(啊),保佑(那)高跷跳起来(唉)。”这是那天必唱的曲调,我们叫打风柳(音)子。拜完三官也拜其他各神,求龙王保佑风调雨顺、求财神保佑挣钱发财。我们村里还有个娘娘庙所说职位很高,没有考证是不是泰山娘娘,经常见人们去求生小孩子儿。正月十三拜完庙后,高跷队开始上街,这一天只是象征性地串串街,不怎么扭。一年劳累,一正月吃好的,不干活,身体难免有些皱了,相当于热身,我们叫“踩街”。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36.jpg


正月十四这天秧歌正式扭起来,主要在村里的几个固定场地。我们村子大,分东营子和西营子,还有几个自然村。一般十四这天去几个自然村,正月十五这天是不出主村的。

真正扭起来人们各具形态。渔翁眼观八方,把队伍带得整齐有序;舞扇、蜡花翩翩起舞,把扇子、大氅抖得上下翻飞;傻小子、傻丫头幽默滑稽,醉鬼子横冲直撞,丑婆动作夸张。扭的过程也有队形的变化 ,一般是转圈打场子,高潮处有别栅子、走盘长等,走别栅子时丑婆和渔翁分别领队,这是显示高跷功夫的阵式,两列队上面衣袖飞舞,下面拐子跺得一片卡卡响,很提精气神。后城高跷这个花样是武松和渔翁领舞。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40.jpg

看高跷的除了我们这群孩子,都是队里的家属、亲戚,也有从三里五村赶来的乡民。那时三里五村的人都能攀得上亲戚,有些人为了看高跷便到我们村里住亲戚。不出正月都是大年,亲戚间互相串串,充满着客气、礼数和和谐。场子里,人们跟着鼓点卖力地扭,场外人评论着某件衣服好看,某个头饰新鲜。也不乏孩子老婆对自家的大男人的赞赏。也有一些妇女们大声打趣某个角色,这其间大多都可以是开玩笑的儿女亲家之类的。

正月十五这一天基本在主村扭,挨家串。之前秧歌队要提前发拜帖,拜帖上写着祝全家一年平安幸福,身体健康之类的贺词,落款是秧歌社贺。这时候每家都要象征性地给一些钱或东西,以讨吉利。秧歌队进每家都要打个风柳子。记得小时候早早把院子打扫干净,把不相干的东西收拾起来,为的是留出来更大的场地供高跷扭。我小时候爱跟秧歌队,看人家的对联和听打风柳子。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45.jpg

三、打风柳子

到现在我也搞不明白是那几个字。只是一直从老年人这样传下来。所谓“风柳子”就是唱吉祥话。一般是四句,分起转承收,最后一句做重复。由于我不懂音乐,无法记下谱子。拜庙时打风柳子,进每家必须打一个风柳子,在大街上遇到当官的、出门发财的回来,也少不了打个风柳子,能得几个喜钱,互相讨个吉利乐呵。

我小的时候,村里的文化人并不多,风柳子都是从上代人口传下来的,能打风柳子也就是那么固定的几个人。都是些什么“一进门(来)用目观,某某某某来到面前,祝你子孙满堂多富贵(啊),幸福荣华万万年。”像这样大俗的词,估计至少传承了几百年。按老人说,打风柳子应该是见什么人说什么话,说的人家高兴,都多掏几个喜钱,相互一乐。一般是我跟着几天也很少听到些新鲜的词。还记得有一天跟着高跷队到我一个当家姥姥家,随着鼓点一个人唱道:“双扇门(来)单扇开,屋里坐着一位老太太,老太太本是一个有福的人(呀),十个儿子九个秀才。(七个笼东呛)十个儿子(呀)九个秀才。”我记得我的那位姥姥笑得合不拢嘴。后来我学说给我姥姥,我姥姥一笑:“别背六(胡六)了,你那几个舅舅一个识文断字的也没有。”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48.jpg

吉祥话也不能随便唱的,有一年秧歌队在一位阴阳先生家唱阴阳先生要发财,阴阳先生管村里“白事”的,结果那一年村里死了好几个人,人们都说是那个风柳子给打的。因为生搬硬套,所以我很不喜欢那几个老爷子打风柳子。我父亲参与高跷队那两年,他编了一些词写在扇子上,给同伴用,可惜我一个也没记住。

风柳子也有用典故的。有一天我听到一个“三月里桃花开,王禅老祖下山来,下山不为别的事,搭救他徒儿薛丁山。”回去和母亲说,问母亲意思。母亲听完说这样的风柳子不该在人家打,。之后又给我讲解樊梨花和薛丁山的故事。有一年我遇到个会打风柳子的人,是我们村说大鼓书的,可能对于他编几个顺口光溜太小儿科了。他打风柳子不限于四六句,而是一直往下即兴说,见什么说什么,即风趣,又诙谐,一点也不乏味。“河北(自然村地名)今年喜事多,要说发财数李科(人名),……”李科是放羊种地的,他唱什么养的羊满山坡,挣的钱比羊多,还有什么打的粮食多,儿子出息儿孙多之类的,一连喝了十多句,最后一句“小老婆坐在炕上乐呵呵”李科笑得合不拢嘴,他老婆笑,大家笑。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52.jpg

四、灯

很怀念手工时代,怀念那时人的心气儿和匠心。灯是秧歌队必不可少的项目,而且,看秧歌白天有白天的看法,晚上有晚上的门道。晚上看灯。那时候没有路灯,再之前也没有电灯,一群人手里拿着各式各样手扎纸糊的五彩灯,再跟着鼓点乐曲流动、变换 ,自然就是一幅“天上的街市”。

高跷队里的灯是有讲究的。渔翁拿鱼形状的灯,丑婆拿鞋形状的灯,其他有西瓜形状、白菜形状、玉米萝卜形状等。舞灯要平、稳、缓,保证里面的蜡烛不灭、不晃,晃要烧灯罩的纸。醉鬼、打棒的不拿灯。

晚上的秧歌还有旱船。旱船,是用仿照船的外观形状制成的木架子,在木架周围,围上布裙,在船头,专门坐成人盘腿而坐的模样,而实际上人是挂着船在跑。在船的上面用彩绸、纸花、绣球、灯笼装饰成花船。我们村跑旱船演绎的是白蛇传的故事,为此三只船分别坐着青蛇、白蛇和许仙,船的前面有“艄公”划桨引船,做出各种各样的划船动作,引导旱船前进,变花样。跑旱船需要走舞台上的快碎步,使船身保持平稳的状态前进,犹如在水面上漂行。这与赤城这边的推小车不同,鼓点也不同,专门区别高跷快而碎的鼓点。据老年人说,以前还有两人、三人同跑的船。我们旱船只在晚上跑,高跷队围坐在周边歇息,旱船上场,平、稳、快,彩灯,彩裙,里面的相公小姐,绕成一个色彩的场。如果用文字来形容,那是一缕流动的香风,又是一片灯的幻影,能给人春风扑面,明快,耳目一新的感觉。

不光是秧歌队扎灯笼,家家也要扎灯笼的。那时基本没有见过大灯灯笼,大部分家都是用高粱杆和铁丝自己勒制的灯笼,也有各式各样的,有的很丑,也有的很巧妙。母亲说灯笼好赖都要有的,不然秧歌队路过门口会用风柳子骂你“这家的门口黑咕笼冬……”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857.jpg

五、其他

一些事就是这样,当饺子成了家常便饭时,过年失去了很多期待和乐趣。同样,当秧歌变成广场舞便成为一种健身的体操,人们同样失去了激情和期待。而记忆中的秧歌不一样,一年一次,那是攒足了一年的劲儿。如今周边唯有后城还保留着。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901.jpg

关于高跷的起源,学者们多认为与原始氏族的图腾崇拜、与沿海渔民的捕鱼生活有关。有一次在资料上看到一张上世纪三十年代的照片,是一个高跷队的合影。装束分明和我印象的大致相同。我在想这样的组合是不是和满族有关。因为满族是以渔牧为业,对渔有先天的崇拜,渔翁在秧歌队里排首位。我上班后看到的秧歌与我家乡的大不相同,尽管相隔百里,我感觉县城这边多受山西传统的影响。听说独石口青羊沟村的高跷曾经也是远近闻名,那是满族村,只是这几年也跳不起来了。自从离开家上班后,基本没有在家过过元宵,那些熟悉的旋律和形象也逐渐淡出我的记忆。后来听说,村里原来扭高跷的那代人都老了,年轻人没人待见,就解散了。近年来,不断在北京周边看到类似家乡的高跷,也在一些影视剧里看到在东北有类似的高跷,便有一种去探寻下这种独特高跷的起源的冲动。然而史料浩如烟海,时间又久远苍茫,无从下手。也有人说渔翁是姜太公,但自觉得他带领的队伍又不像天神。

微信图片_20220215094907.jpg

干一些事要凭缘份,昨天下乡在后城看到了记忆中的高跷,似乎回到了久违的童年,一些童年的记忆也显得格外的清晰,遂写成这篇文章。接下来,我知道要做的事,就是不断地去接触那些人,那些身上还有着古代信息残留的人。或许有一天能够清晰翻开时间的某一页,还原我们先祖曾经的生活,质朴纯净的情感……

扫一扫分享到手机端

温馨提示

欢迎您使用本网站互动功能!本网站互动用户已实现与河北政务服务网统一登录,如上图所示,新用户请点击[注册]打开河北政务服务网完成注册。如果您已完成注册,请点击[登录],从河北政务服务网登录后可自动返回到本网站互动版块,然后您就可以写信提交了。